张玉书此生并不遗憾,因为他将自己的名字和茨威格、海涅、席勒等大家永远连在了一起。他翻译的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已经成为经典,有读者感叹其翻译水平之高:“茨威格式的沁入心扉的思想冲击,最大限度呈现在张玉书先生的译本中。”

这样的评语是用他一生的艰辛换来的,张玉书在大一时拿着自己翻译的海涅的《抒情的插曲》,去请翻译家冯至先生指正,冯先生评价说:“流畅有余,含蓄不足。”此后,他一直以冯至的批评来警示自己,他说,要想翻译名篇佳作,不仅要不断学习德语,还要提高汉语。几十年来,张玉书始终不忘学习古文和名家著作,力争克服自己文风的松散平淡。

而在文学翻译低性价比的背后,还有外界对译者缺乏足够的尊重。高校学者“啃”品钦、布罗茨基、普鲁斯特、乔伊斯、米沃什这样的“硬骨头”,是断然不可能作为科研成果的,因为译著一向被视为“小儿科”。译者还时不时遭到侵权,更有译者遭遇稿费拖欠,有的出版社甚至几年也不予支付稿费。

张玉书也从不孤独,他承继的是中国一代代翻译家孜孜以求的奉献精神。以翻译莎士比亚著称的朱生豪遭受战争炮火一次又一次的打击,尽管译稿被焚、流离失所,他却一直不曾放弃翻译事业。草婴放弃官职,也要以一己之力翻译列夫·托尔斯泰的全部小说作品,其译作《战争与和平》《复活》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中国读者。青年翻译家孙仲旭因饱受抑郁症折磨而英年早逝,却留下了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等30多部译作,其生前发的最后一条微博竟然还是关于译作。

翻译家、北京大学教授张玉书1月5日离世。即便在病逝前,他仍在努力翻译茨威格的《与妖魔搏斗》,为世人留下了一个翻译家最后的隽美剪影。

随着 “政治内战”升级,巴西总统罗塞夫4月17日受众议院弹劾。拉美一些国家遭遇过多次军事政变,巴西更是有过21年的军人独裁统治,现总统罗塞夫当年就经历过牢狱之灾。把弹劾看成“政变”的罗塞夫要面对的是政党相争、政界腐败、经济发展原动力缺失等多重挑战。巴西的发展之殇,还离不开这个国家的国民性格以及在文化传统、福利制度、法律体系等方面呈现的“两面性”。

郭敬明小说《悲伤逆流成河》上市10天销量突破100万册,累计销量突破400万册。提及此书,郭敬明表示,写这本书实属意外,不在他创作范围内,“它跟我过去所有写的小说非常不一样。我去上海念的大学,大一的时候放假回去,我高中一个很好的女生朋友就跟我讲了她身上发生的这件事情,就是书里的那个女生遇到的事情。她当时不敢告诉家里面,问我能不能借钱给她,等于是我陪着她经历了这一切。陪她处理这件事情给了我很多的感触。她心情非常不好,不好的原因不只是这件事本身,还有这件事情后,身边的人对她的态度——学校、社会、家庭,没有一种让她觉得感受到温暖,感受到支持。当然,她的故事没有小说里这么凄凉和悲惨。由此,我想要写这样一个故事,我特别希望当她们在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,周围人收起那些不理解、疏远甚至冷暴力。”

在此之前,《渴望》、《潜伏》曾经在朝鲜掀起过热潮。上世纪90年代,《渴望》特别受朝鲜民众欢迎,2010年《潜伏》热播的时候朝鲜人也很喜欢。

新京报快讯(记者 赵昱)4月1日晚间,融信中国控股有限公司(简称“融信中国”)公告称,2019年3月,该公司及其附属公司(合称“该集团”)实现合约销售额约104.86亿元(人民币,单位下同),较2018年的约86.69亿元增长约20.96%;对应的合约建筑面积约为50.39万平方米;合约销售均价约为2.08万元/平方米,同比小幅减少约2.77%。

由于全身披着一层厚厚卷曲的毛,匈牙利曼加利察猪被称为“披着羊毛的猪”,是匈牙利的国宝。日前,在匈牙利全国曼加利察猪育种协会会长托特·彼得的引领下,笔者参观了布达佩斯附近的一家养猪场,详细了解曼加利察猪的繁育和保护情况。

“搞翻译就好像以前演小丑的人,在主人后面装模作样,主人在前面很威武的样子,你要学他,又得知道自己是在学。”李文俊的这句话听来颇有几分伤感。但正是因为这些翻译家,带着一代代读者饱览远方的风景,带着一代代读者守望麦田,才让我们的阅读生活、心灵生活更加饱满、富饶。无法想象没有翻译家的日子,也正因如此,请尊重每一位劳动者,请尊重每一位真心付出的译者。(路艳霞)

上市公司长生生物旗下在售产品包括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,共有6个品种。长生生物2017年年报显示,公司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的批签发量分别为577万人份和1011万人份,其中公司主要产品冻干人用狂犬疫苗(Vero细胞)、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、流行性感冒裂解疫苗、冻干甲型肝炎减毒活疫苗的批签发数量分别为355万人份、360万人份、257万人份、272万人份。

文学翻译目前可能是世界上性价比最低的职业。艾丽丝·门罗201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有人以为艾丽丝·门罗之作《逃离》的译者李文俊也跟着发达了,可李文俊说稿酬只拿了18000元,即便如此,他都觉得自己受抬举了。翻译家刘文飞也不止一次说过,翻译稿酬千字80元,一天劳动所得连小时工都不如。低稿酬的背后却是常年超负荷的劳作。李文俊曾耗时三年翻译福克纳的《押沙龙,押沙龙!》,等翻译完了作品,他也彻底累垮,突发心梗,幸亏夫人和医生将他救了回来。